高貴,1981年12月生,現為國防科技大學電子科學學院電子科學系教授。2015年湖南省自然科學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2016年湖南省“湖湘青年英才”支持計劃入選者。高貴長期從事合成孔徑雷達(SAR)目標檢測與信息處理方面的基礎與應用研究工作,對精確制導、對地觀測、戰場偵察、海洋監視、地形測繪等諸多軍用/民用領域具有廣泛重要的基礎支撐作用。高貴的研究成果被各大研究機構廣泛采用,并已被物化集成于我軍情報生產業務部門,在多個裝備系統中成功應用,取得顯著軍事效益,他是我國軍事高分應用系統的主要論證人之一,參與了我國多顆現役雷達衛星的設計論證工作。

編者按

 20年前,高貴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憑借著對信息通信工程的滿腔熱情,跨越兩千多公里,從內蒙古來到長沙。如今,已過而立之年的他,經歷過抗洪救災、國防設備科技研發……在他心里,始終堅持著“祖國需要我,我必將義無反顧”的信念。
作者:

從工具臺到實驗室的少年時光 

眼前的高貴,像照片中一樣透露著溫和的笑容。一身軍裝,精神抖擻,這個魁梧的內蒙漢子,眼里透露出的堅定給人以踏實。   高貴有著漂亮的求學履歷。但這個“別人家的孩子”對此卻不愿多談,“十幾歲時的學習經歷已成過去,現在都三十多歲的人了,就不能總是回首過去了。”他憨笑著對記者說,一臉靦腆。  如今已是國防信息通信工程專家的高貴,從小便有著成為發明家的夢想。

  1981年,高貴出生在內蒙古的一個小縣城。那個年代,書籍較為匱乏,語文書里愛迪生發明燈泡的故事高貴反復看過幾十遍,心里想著長大后也要成為發明家。當時高貴的叔父喜歡改裝收音機、影碟機等家用電器,放學后的高貴常常跑到叔父家里,聚精會神地看著他將損壞的東西改裝成多功能用品,時間長了他就成了叔父的幫手。高貴總想著自己獨立完成這些“機器的手術”,他常“偷偷潛入叔父的營地”完成自己的實驗,雖是小小年紀,但他的實驗大都成功完成。

  在同齡人的眼里,高貴從小就是個天資聰穎的“學霸”。高考前,高貴參加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保送考試,并以內蒙古第一名的成績被提前錄取。但90年代末通信專業很熱門,高貴心有不甘,放棄了保送機會,與同學們一起參加了高考,最終被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工程專業錄取。

  一進學校,軍人的使命感就油然而生。剛開始每天的5公里晨訓差點要了高貴“半條命”,但與生俱來的樂觀堅韌讓他堅持了下來。然而國防科大軍事化的管理讓回家成為了“奢望”,背井離鄉的生活就成了高貴大學一開始最難邁過去的坎。每當對家人的思念快要抵擋不住時,高貴就會給父母打個長途電話,害怕父母察覺到自己的難過,他就先跑到圖書館讓自己靜下心來,不斷地去查看、研究文獻,或者一整天待在實驗室,讓自己變得忙碌起來。“只要自己一直在忙碌,就沒時間去思考其他事情。”高貴回憶道。

  從叔父的工具臺到國防科大的實驗室,高貴付出了汗水與淚水,離夢想一步步靠近。

 “誓與大堤共存亡”是最震撼內心的聲音

1999年7月,湖南益陽、岳陽等地因強降雨而導致多處堤壩潰堤。災區情況緊急,部隊官兵均已到達一線抗洪搶險。而在長沙市內的國防科學技術大學,也拉起了集結的號角聲,所有學生均奔赴抗洪前線。當時正在國防科學技術大學讀大二的高貴跟在匆匆出發的隊列里,心情五味雜陳。“一想到因為災難而受災的群眾,我的心里就十分難過。祖國需要我,人民需要我,我會毫不猶豫地出發,因為心里有強烈的使命感。”高貴回憶道。

  他們被安排駐守岳陽大堤。伴著淅瀝的小雨,顧不上片刻休息,大家就沖上堤壩碼沙袋,一袋又一袋,泥水浸透了鞋子褲子,卻沒有一個人停歇。接下來的半個月,清晨天還沒亮,高貴就與同學們一起開始碼沙袋,一直到凌晨時分,大家一排排躺在泥地里,相互蜷縮著休息。“軍隊一聲命令我們就去執行,所有人誓與大堤共存亡。”這段經歷,成了高貴銘記一輩子的回憶。

  之后高貴在保定下過部隊,也繼續努力地進行著學術研究。2006年高貴的碩士論文獲得全省優秀畢業論文獎,2008年他的博士論文獲得全軍優秀論文獎。

  高貴的妻子是他同屆的同學,由于國防科大一個年級一般只有幾個女生,大家都比較熟悉。高貴告訴記者,軍校里的女生和男生一樣進行著軍事訓練,抗洪搶險、下基層部隊操練也有她們的身影,而高貴也正是被妻子的這種“巾幗英雄”氣質吸引。

  “我們都經歷過軍事化的生活,能夠相互理解對方的工作,這大概就是‘息息相通’吧。”高貴說著,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在遙感領域撐起屬于中國的藍天

“做學術就要做到全世界都來向你發出提問。”

  這是導師李德仁院士向高貴提出的要求,這句話一直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成為他做研究的目標。

  博士畢業后,高貴在海軍司令部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思考再三后,他決心回到自己生活了十年的母校,以便更高標準地實現自己的理想。“母校的一點一滴都牽動著我的心,在這里我不僅能接觸到世界最前沿的技術,還能寄托我的深情厚誼。”高貴說。

  畢業后的高貴承擔了國防科大模式識別的課程,由于多個學科都需要這門課程作為基礎,因此這門課程也成了學生們必修的一門大課。高貴結合學科發展改進了教育方法,加強研討,啟發學生思考。

  一次,廣州某監獄找到了高貴,提出希望能有技術讓他們在監區使用攝像頭進行實時報數,而不用人工數數。高貴將這一項目拿到了課堂中間給同學們進行討論和實踐,最終同學們成功研發出這項技術并拿到了省部級發明獎。

  高貴所研究的衛星遙感對地觀測,能夠監控地球數據、監控災情,進行大型自然災害預報、三維建模城市規劃、邊海防預警等;無人機攝像頭能夠在田間地頭形成立體監控網,實時觀測作物長勢并能進行產量預測……

  近十年,全球有8萬多科研人員投身于遙感領域,而在該領域的頂尖雜志上以第一作者刊發文章數量最多的是高貴。這樣的成績,不僅僅是高貴個人的科研成就,更撐起了中國在遙感領域的一片藍天。

  “精神的自由,學術的平等”是高貴任教以來一貫的作風,在他眼里,人格的獨立才能產生創新。老師能力高低是其次的,充分發揮學生的主觀能動性,不斷保持與學生的交流,才能激發學生思考,為信息通信工程領域培養更多出色的接班人。

  晚上11點,高貴結束了一天的忙碌生活,離開了實驗室,來到了瀏陽河堤上。

  “嘿,你怎么每晚11點才來河邊呀?”收拾垂釣工具準備回家的大爺好奇地問高貴。

  “剛剛才下班,一天到晚都坐在板凳上,還是得運動運動,畢竟健康第一。”跟大爺道別后,高貴又拿起手機開始布置第二天的工作。

對話

記者:您能大體概括一下目前的研究方向嗎?

答:信息通信工程是一個基礎知識面寬、應用領域廣闊的綜合性專業,涉及無線通信、多媒體和圖像處理、電磁場與微波、數字成像、陣列信號處理等眾多高技術領域。目前我正在向衛星領域方面相關科研項目發展,國家現在也對衛星領域投入很大,核心零部件實現自主研發是我們現在需要突破的方向。在之后,我將和我的團隊一起,為研發出我們國家自己的衛星并拓展軍民融合方面的應用而不懈努力。

記者:您覺得年輕一代可以怎樣為國防建設作出自己的貢獻?

答:習近平主席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要適應強軍目標要求,著力培養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軍人。國防科大是封閉式、軍事化管理,學生學習的時間很充裕,因此國防科大培育出了一大批素質過硬的優秀青年。現在90、00后開始步入社會,年輕一代如果想為國防建設的發展作貢獻首先要能吃苦,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18歲是青春中最美好的時光,也是人生中最具可塑性的階段,在這個階段如果能接受軍事化的管理,能接受高強度的學習生活,打牢知識基礎和思想基礎那么就很有希望從同齡人中脫穎而出,同時有更堅強的意志為國防建設作貢獻。

福彩3d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