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湖南民生網 > 民生藝苑 > 文摘

我和父親的那些事兒

2019-06-18 10:04:30 來源:湖南民生網 作者:陳雪冰

分享至手機

說起父親,我們總先想起他疾聲厲色的訓斥和默默無言的背影。其實,在每個孩子心里,父親都是無所不能的超人,總能在最需要的時候出現,為我們遮風擋雨。父愛無言,他們從不輕易將感情展示在孩子的面前,但卻比任何感情都更厚重有力,這次就讓我們一起聽聽那些和父親有關的事兒。

謝謝你,爸爸

十幾年前,如果你路過長沙太平街,還能看見巷子里的小店門口,有一個胸凸背駝、臉色蒼白、身高與旁邊補鞋機差不多的人一直坐著補鞋,那就是我的爸爸張國強。他不僅背駝得厲害,而且雙腳也天生畸形,走起路來,整個身子左右搖晃。也許是駝背的緣故吧,就算站起來,他也只有1.45米。但就是這個小小的人兒,卻用雙手撐起了我們整個家。

爸爸對人非常熱情,工作也十分認真,為客人服務總是一絲不茍,他常有整天都忙不完的活兒。為了讓家人過上幸福的生活,他每天都是起早貪黑,晚上還要工作到十一點多,但他對我的關心、疼愛總是無微不至。

我記得上小學時,我家離學校距離不過3公里,但父親總是擔心我上學、放學過馬路不安全。于是他特地買了一部殘疾人專用的電動三輪車接送我,不管是刮風還是下雨,6年間都不曾間斷過。每每坐在父親的電動三輪車上,我都感到特別的幸福與自豪。

12歲的時候,有一天深夜里,我高燒反復不退,爸爸摸摸我的額頭,二話沒說,抱起我就往診所跑。他胸凸得厲害,我只能靠在他的腰間,微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我,還能感受到他十分用力地將我緊箍著。

診所醫生給我輸液的時候,我睡著了。第二天清晨,我醒來的時候,看到爸爸的眼睛有些紅腫,原來他整夜都沒合過眼,就這樣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直到現在,我26歲了,已經在長沙找到了合適的工作,但爸爸還是會準備好晚飯等我回家,望著爸爸凸起的背峰,我好想對他說一句:“爸爸,謝謝!”

父親真的老了

我叫楊幼琳,就像這個名字一樣,我一直挺幼稚的,好像從來沒有讓父母省過心,也一直堅信,不管多大的人,到了父母面前都是個孩子,直到2018年的那個冬天……

那次,我和先生吵架,抹著眼淚回家找父親,一路走,一路幽怨地想:決不能和這樣的人過一輩子,應該讓父親幫我狠狠地罵他一頓,然后和他離婚!

路過家門口的一家小超市,我看見父親和人起了爭執。那人很兇,手幾乎指到父親的鼻尖上:“你這么大歲數的人,走路怎么不長眼睛?你說,怎么辦吧?”父親囁嚅著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軟軟地說了一句:“對不起,我賠你吧!”可那人依然攥住父親的手腕不松,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我的心忽然就酸了,那個在我眼中無所不能的父親,那個我有一點點事就要去麻煩的父親,居然也會老,居然也會手足無措,居然也會被人欺負。我看著身體已經不再挺拔的父親,鬢邊居然已經華發叢生。早先,我怎么就一點沒有注意到呢?這么久以來,我還是像孩子一樣,工作不順心,回家找父親哭訴;生活不如意,回家找父親抱怨;就連兩口子吵架這樣的小事,也不讓父親消停,肆無忌憚地讓父親分擔自己生活中的種種不如意、不開心。

我擠過圍觀的人群,站在父親身邊,聲色俱厲地對那人說:“請你別欺負我的父親,他已經跟你道歉而且答應賠償你,你還想怎么樣?如果你不接受賠償,請到法院起訴!”那人愣了一下,接過父親的錢,嘟嘟嚷嚷地走了。

“爸,咱們回家吧!”我攬過父親的手臂說。那天,我沒有向父親哭訴,更沒有提想要離婚的事。

一直以為,父親是我的天,是我的地,是我人生路上遇到困難時,那雙支撐我的最有力的手臂。但這一刻我明白了,應該好好珍惜和父親一起的時光,因為他真的會老去……

父親成了“老孩子”

今年4月某個早晨,我在湖南省腦科醫院的3樓,躲在休息區的窗邊抽煙。長沙那幾天總是在下雨,我的心情也似這天氣,陰沉沉的。

從這棟樓到那棟樓,從這一層到那一層,推著父親做各種各樣的檢查,拿各種各樣的單子,按照吩咐買各種各樣的護理用品,換了一個又一個科室……有種看不見的、沉重的東西在心里越來越明顯。醫生開出了長長的一溜病因。我說我不懂這些,就想問有多大希望。醫生說,不到百分之五。

心向下墜了一下,其實還是不太相信。盡管父親已經好幾次把自己走丟,盡管有時候搞不清大小便的地方,盡管常常顛三倒四地講些從前的事情,但無論如可,很難把他和那個可怕的詞聯系起來。我以為有些事情總該會有些例外和奇跡的,但人生哪有這么多的幸運,是了,我的父親得了老年癡呆癥。

這次住院,他安靜了許多,很少去拔扎在手上的針頭,也不再和護士頂嘴。更多的時候只是在沉睡,呼吸聲粗重,醒來的間歇喂他喝水,還是像從前那樣急切,還是會嗆到自己。

在他失智的這幾年里,我們拌了無數回嘴,每次都以我被氣得頭疼為止。我很難想象這樣精準敏捷的回懟來自一個頭腦不清楚的老人。

又過了兩個月,他清醒過來的時間越來越短。母親說:“兒子,把你爸接回家吧。”帶著些懇求的意味。我坐在父親的病床前想了整整一個晚上,最終決定將他帶回家,回到熟悉的地方,可能他的病情也會緩解一點。6月15日,我辦理了出院手續,將他帶回了家,路上他很高興,一直叫著我的名字:“趙~陽~,上學了。”我的眼睛突然酸了,盡管他已經忘記了怎么回家、怎么穿衣服、怎么吃飯,但他還是記得我的名字。

原來真的有那么一天,父親會老得需要我去照顧、去呵護、去關愛,雖然他已經成了家里最麻煩的“老孩子”,但他依舊是我的父親。

網友心里的父親

@一顆大楊樹:“我自問這輩子沒做過壞事,為什么要被生活勒住喉嚨。”爸爸在日記里寫到。

@大牙不會飛:我的父親其實很平凡,什么都給不了我,卻又什么都給了我。

@我是個普通人:三年前,高二期中語文考試,作文題目《見證》,我寫的是和父親的故事,獲得老師表揚并刊登在校報上,我興高采烈地將報紙拿回家給父親看,可他卻不以為然地說寫得不怎么樣嘛!我當時心里真的不好受,畢竟沒有得到他的肯定。后來搬家,父親把一個盒子特珍惜地抱在懷里,我偷偷打開,看見里面躺著的是那張校報……

@九九、熱狗加狍子:父親離開我和媽媽已經快5年了,他留下的只是一張張照片和我對那個身影無盡的思念。5歲的女兒跑過來問,爸爸你為什么哭了。我不敢張嘴說話,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爸爸只是想爸爸了。

【編輯】陳欣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福彩3d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