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能否以曠工辭退游泳館經理?

2019-07-01 09:46:02 來源:勞動午報 作者:趙新政

分享至手機

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可以變更勞動合同。工作地點作為勞動合同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合同中應當明確 。本案中,公司因為經營需要,可以調整燕曉霆的工作地點,但應該協商一致。而燕曉霆以工作地點太遠拒絕上班,公司亦有權與其解約。法官提示,員工因為工作地點變更,有權利申請與公司解約并獲得補償,但以拒絕上崗的方式顯然無法達到維護自身權益的目的。

燕曉霆在北京一家健身公司擔任游泳館經理職務,在任職期間,燕曉霆前期工作業績不佳,后期有所改善。雖然這種改變沒有達到公司制訂的利潤目標,但這樣的成績足以說明她是稱職的,是勝任工作的。因此,當公司安排她到另外一個店工作時,她以該店離家較遠、增加的通勤時間多達4個小時為由予以拒絕。

后來,公司多次催促她到新崗位履職,她堅持不去。于是,公司將其行為記為曠工并解除其勞動合同。她則以公司違反合同約定肆意調整崗位、違法解除勞動關系提起訴訟。6月28日,法院終審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同時,認定公司的行為不違法。

合同約定調崗條件

如何理解產生歧義

今年36歲的燕曉霆(化名)是河南社旗人。2012年6月28日,她應聘到一家健身公司當游泳教練,雙方簽訂了固定期限的勞動合同并連續續簽。期間,她在市區購買了房子并安家。

2017年6月26日,已升任游泳館經理的燕曉霆又與公司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該合同對其工作時間、地點、經營目標等實行了明確約定。其中,合同第3條約定:根據公司的崗位作業特點,燕曉霆的工作地點為東三環某店,該工作地點有可能在合同期內因公司的實際需求而有所變動。

燕曉霆還同意公司有權在以下情形之一出現時調整其工作崗位、工作內容、勞動報酬、工作地點、其應服從安排:1.不勝任本職工作;2.客觀情況發生變化致使其工作崗位或職務不存在;3.公司根據業務經營需要。

合同第16條約定:公司根據生產經營需要,依法制定規章制度和勞動紀律,并告知燕曉霆。其違反勞動紀律和公司的規章制度(見附件二《員工手冊》),公司有權根據規章制度進行處理,直至解除本合同。

《員工手冊》考勤制度條款規定:“員工曠工或按規定被視為曠工的其他行為,將給予嚴重警告”“發生兩次及以上曠工的,除按上述標準加倍處罰外,將視情節給予解除勞動合同。”

燕曉霆說,她認可上述勞動合同的真實性,但在簽字時沒有見到《員工手冊》。就工作崗位調整而言,雙方約定的一個重要條件是她不勝任本職工作。她與公司之間的爭議,核心問題是如何適用這個調整崗位的條件。

公司認為,其安排燕曉霆到另外一家店工作,而且職務、待遇不變,是根據經營需要做出的安排。這個理由不僅是企業經營自主權的體現,也是合同約定的內容,燕曉霆不應該不理解、不執行!

堅守原崗拒絕調動

公司認為屬于曠工

燕曉霆說,公司調整其工作地點的時間是2018年6月2日。當天,公司發文件,對游泳館員工作出新的工作安排,其理由是為了扭轉游泳部虧損狀態,擬引入新的機制和團隊。未經協商,公司即安排她到五環外一處健身館游泳部擔任經理,原薪資待遇不變。

“我是當年6月4日收到公司紙質通知的,要求我3日內與新經理辦理工作交接,之后到新店報到。”燕曉霆說,對這樣的安排她不接受,并分別在6月4日、9日向公司提交書面回復函。

“我的復函內容是,將我調往新店影響勞動合同履行,且變動了合同約定的工作地點,使我每天增加通勤時間4小時以上。公司未經協商即變更工作地點,屬于故意違反合同約定。”燕曉霆說,更讓她難以接受的是:公司總經理徐某還表示,按照她的現實表現將免除其經理職務降為員工,薪酬也由每月7000元降至3000元。

“在我等待公司決策層決定之際,公司于6月10日再次發出通知,要求我務必于當日完成交接工作,并于次日前往新店報到上崗。”由于爭議的問題沒有說清楚,所以,燕曉霆仍然拒絕執行公司通知,繼續在原崗位上班。

2018年6月18日,公司以拒不執行調令構成曠工超過3天為由,向燕曉霆發出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決定于6月20日解除雙方勞動合同。

燕曉霆向勞動爭議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及2018年4、5月業績提成。2018年11月7日,仲裁裁決公司支付燕曉霆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賠償金110514元、2018年4月及5月業績提成4483.98元。

企業依據經營需要

有權調整工作地點

公司不服裁決,不同意支付違法解除賠償金,向法院提起訴訟。

法院審理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

本案中,根據雙方訂立的勞動合同以及合同附件《員工手冊》的約定及規定,公司有權根據業務需要對燕曉霆的工作地點進行調整,亦有權對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的行為作出直至解除勞動合同的處罰。

綜合整體案件,法院認為公司對燕曉霆調崗的行為并不存在違法情形,但燕曉霆拒不執行公司調令,確已違反了雙方的約定及相關制度。在此情況下,公司以燕曉霆拒不執行調令構成曠工為由,解除雙方勞動關系,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予以確認,并對公司不支付違法解除賠償金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由于燕曉霆不能提供公司領導曾口頭表示降崗降薪的抗辯意見,未提交證據加以證明,法院對此不予采信。另外,公司認可仲裁裁決關于業績提成的裁項,法院不持異議。因此判決:公司不支付燕曉霆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賠償金110514元,在判決生效后7日內向燕曉霆支付業績提成4483.98元。

員工雖然勝任工作

但因違紀可以辭退

燕曉霆不服法院判決,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其理由是:一審認定事實錯誤,勞動合同約定公司調整工作崗位、地點的前提是不勝任工作,雖然她2017年多數月份未完成業績,但2018年均完成了業績,并且她在收到調動通知后明確回復了不服從調動的原因。因此,她一直在原工作地點上班,不存在曠工。相反,公司的行為構成違法解除勞動關系。

公司辯稱,勞動合同明確約定了調崗的各種情形,燕曉霆因工作不勝任而調崗,雖然其離職前完成了業績任務,但2017年大部分月份沒有完成業績,其所在店常年虧損,公司根據經營需要進行調崗。

二審法院認為,勞動者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本案中,雙方勞動合同中約定燕曉霆的工作地點有可能在合同期內因燕曉霆不勝任本職工作或因公司的經營需要而有所變動,公司主張因燕曉霆不勝任本職工作,根據業務經營需要調任燕曉霆至新店擔任經理。

燕曉霆對公司的主張不認可,稱其2018年5個月均完成了業績,不存在不能勝任工作情況,但其亦認可2017年多數月份未完成業績,且一直未到新崗位報到上班。現在,公司根據勞動合同及《員工手冊》的相關約定,以燕曉霆拒不執行調令構成曠工為由解除勞動合同,該行為合法有據。

鑒于公司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所以,二審法院判決駁回燕曉霆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編輯】鄧嘉利
特別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人社傳媒,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應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疇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人社傳媒”。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即時新聞

福彩3d预测